王游宇:中国高尔夫权力游戏第四季 美国人的胜负手

王游宇:中国高尔夫权力游戏第四季 美国人的胜负手
2017年重庆举行的中巡赛年度大典 2017年重庆举行的中巡赛年度大典

  Been There, Done That。

  什么意思?

  这是媒体人的理想意境:你必须到现场,才最有真切的感觉。

  所以很多同行爱说自己采访过几届奥运会,几届世界杯,都是因为这个意境。

  我不得不说,我缺席了这些年最难得的一场高尔夫活动:2017年11月25日,重庆庆隆的中巡赛年度大典。也就是我之前简单提过,王立伟和张小宁同框,并且在台上说“小宁是我老搭档,老领导”的那次。

  后来我努力找在场的同僚还原复盘,但毕竟差点意思。后来很多人说那是中国高尔夫一个精彩的句号,我也只能笑笑。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其实当时我有预感,也和欧阳文申请去重庆采访,结果被婉拒。我理解他,因为我知道,从接任这份工后,他的压力就很大。我也只能怪自己曾几何时写的纸牌屋火力太猛。

  那天在郑州的圣安德鲁斯会馆里,我和孙立平数着中巡赛这么多年前赴后继的操盘手。我以为第七棒欧阳文是苦人儿。

  我们慢慢来数这前七棒。

  中国巡回赛从1995年问世,同时还兼着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的资格赛功能,办了三年,是由香港富通环球的戴耀宗操刀的;

  台湾同胞廖国智在1999年创下了联盟杯,这是第二棒。“老廖”在江湖上口碑极好,因为他球员出身,在比赛中处处为球员着想,比赛最后办不下去了,也和他行事过于仁义有关;

  戴耀宗在2000年自己又跑了第三棒,是爱立信挑战杯巡回赛,场次不多,后人提及得也少;

  第四棒就落地有声了, 2005年新加坡的世界体育集团牵头,巡回赛第一年裸奔,次年就是欧米茄赞助,记得破天荒第一战是在廊坊艾力枫社,李超和吴伟煌分居冠亚军。

  说到世界体育集团,还有个好玩的事:今年在正中举行的中国公开赛期间遇到昔日沃尔沃全球赛事总裁梅尔-派亚特,他说起当年在世界体育集团任职的雷蒙, 原来他以选手身份参加过1995年沃尔沃比赛,有一天他在会所里侧戴着帽子,像后来里奇-福勒那般,结果被梅尔-派亚特斥了几句。

  平心而论,中国高尔夫在这第四棒内开始起飞,又和汇丰冠军赛的启动相连,中国年轻选手以及媒体人也整批涌现;

  2010年出现在江湖的苏宝成/黄韦翰的中锦赛是第五棒,我的纸牌屋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孙立平/葛国瑞那三年是第六棒, 大环境,小环境最滋润;

  第七棒就是苦情的欧阳文了,前任把标杆立得很高不算,还釜底抽了薪,把世界积分带走了,韦伯网的直通途径也堵上了,一年之隔,盘子犹在,物是人非。

  当年美巡中国赛在世界积分组织上注册时,是记在美巡名下的。美巡带走世界积分,似乎也不需要和中国人打招呼。

  这就伤感情了,中高协极度需要这世界积分来作为中巡赛的核心价值以及奥运资格的敲门砖。

  “世界积分是中高聚龙承接中巡的首要条件,中高协必须和中高聚龙一起努力,用一年,两年,三年去获取独立的世界积分。”中高聚龙是5月27日和王立伟签约的,欧阳文在签约前在王立伟办公室这样约定。当时不少人听说这事都暗地摇头,与美巡争食,谈何容易。

  其实那時中高协在“争食之战”上已然输了一阵。

  在欧阳文还没入局时, 庞政到了奥古斯塔,他不是去欣赏加西亚披绿夹克的,他只是希望皮特-道森(Peter Dawson)能帮中国人向世界积分组织的其它大佬们说说情。

  先介绍一下世界积分的顶层结构。

  世界积分管理委员会8人组成,主席就是Peter Dawson (英国人),其它7票除了R&A首席执行官Martin Slumbers (英国人) ,欧巡CEO Keith Pelley (加拿大人),国际联合会主席Keith Waters (英国人),美国有四票:美巡的莫纳汉,美国PGA的CEO Peter Bevacqua,奥古斯塔高级总监Buzzy Johnson以及USGA执行总监Mike Davis。这俨然是世界高尔夫的政治格局了,一个小小的中巡赛积分不会一下子摆到这层面的,而要先经过下面的技术委员会。

  再看这技术委员会是何方神圣组成:

  主席是欧巡的老牌官员Ian Barker(英国人)。下有十个成员,再加个秘书,算算正好12票。成员构成中,除了管理委员会各大佬的副手,又加了四个席位:澳巡、亚巡、日巡和南非阳光巡回赛。有趣的是, 国际联合会主席Keith Waters同时以欧巡COO出任技术委员会,所以国际联合会就没在技术委员会安排席位。说到底,这本来就是大佬们的游戏。更确切地说,是美国大佬的游戏。

  中国人认定有两根救命稻草,一是Peter Dawson,一是Keith Pelley,可能这两位在私下对中国人表示过同情,但由此断定他们会去挑战美巡,全力帮助中巡赛独力争取世界积分,这也太一厢情愿了,Keith Pelley曾是多伦多体育电视台及橄榄球队大老板,本来就是商人。

  所以,这是一场注定赢不了的战役。

  据说在奥古斯塔技术委员会投票,3:9否决,为甚么只能说是据说,因为这种内部投票,从来不会见诸报章,更不会出现在世界积分的日常通报里,只能出现在第三人称的故事中。

  欧阳文入局后,推动“争食之战”第二战,锁定七月的英国公开赛,派出浩浩荡荡中巡代表团,统一服装,统一领导,依然是庞政领军,赴英国伯克戴尔。

  那一战的结果是大喘气。

  据说先赢后输,一度传出大佬们通过了中巡请求,甚至连7比5的票数都言之凿凿,说在24小时内就会公布,但后来24小时过去了,48小时过去了,中巡代表团打道回府了,什么结果都没有公布,于是后来有了一种阴谋论:说英国公开赛的这次投票和美巡回归中国的进程“被结合”在一起了。

  我又一次为欧阳文叹气,假如中巡当时能拿回世界积分,且不说在气势上,而且在实惠上,都能为欧阳文带来新的机会。但老实说,这只能是一种美好的心愿,从一开始我就怀疑英伦传回来的利好消息的准确性。因为在和中巡争食之战同时,美国人在发动一场更大的战役:美巡回归中国,其路径要比Peter Dawson等人要高级有效得多。

  这两条战线虽然不会交叉,但结果却是你死我活的,美国人一定会扼止中巡的英伦路。

  美巡走的什么路子,说法满天飞,传得最神是这两个:一说是美巡赛—美驻华大使—中国外交部—中国国务院—中国体育总局—中高协/小球中心;又一说是美巡赛—特朗普—中国领导人—体育总局—中高协/小球中心。反正不管这弧度怎么拉,两头都是美巡赛—张小宁。

  我后来问葛国瑞,到底哪些说法可信,他笑笑,“政府关系肯定是会走的,但都是我去走的。”这是典型的葛氏答案,我没必要完全相信,但有一条,美国人若真的这么势在必得,成功率会很高。

  张小宁是那年6月中打马回任中高协主席的,其实他对行业的重新布局要更早些。至于美巡回归,总局领导找他,也很正常。据说当时在体育系统里有个汇报,说是“从政治角度而言,我们不反对美巡回归,但从比赛而言,是不合适的。”但这汇报出自谁手,不言自明。

目前拥有世界积分的男子职业巡回赛(世界积分排名网站截屏)目前拥有世界积分的男子职业巡回赛(世界积分排名网站截屏)

  到了七月,美巡回归进程应是白热化之时,中巡去英伦陈情,张小宁不可能不关心。英国公开赛那24小时之内,成了美巡回归中国最后摊牌的机缘,也不是没可能。而且还有个细节,在英国, Peter Dawson和中巡代表团约好九月访华,给人一个感觉,世界积分的惊堂木,可能还是要在北京落下,那就不是世界积分组织的事了,最合理的猜测是美巡回归中国成了最重的砝码。

  一切的一切在提醒人们,高尔夫,线内或许是体育,线外绝对是政治。

  后来又有风声,说世界积分组织要到年底再开会,要看中巡是否有稳定的赛程,赛期,而且要给积分,也是要明年做决定,这一听就是缓兵之计了,英伦的会议结果从此黑不提白不提了,也许从来就没有七比五的投票。

  八月中巡赛云南公开赛发布会上,王立伟提到中巡亮相世界积分组织大会,展现赛事体系,还说球员视频成为大会的亮点。我不仅仰天长叹:美巡的事快明朗了。

  九月底,中巡赛已经正式收到风,美巡回来的事不可逆转。

  10月底,美巡果然在上海黄浦江畔重新登陆了。

  12月22日,世界积分组织管理委员会发布公告:中高协旗下的中巡赛享有最低的六分世界积分,其奖金王直通欧巡,前五名直通亚巡资格赛最后一级;美巡和中高协合作的美巡系列赛中国享有最低的六分世界积分,其前五名奖金得主获韦伯网巡回赛全卡,另有15名选手直通韦伯网资格赛。

  这对中巡还叫胜利吗?

  欧阳文是习武之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半夜梦回,我相信他会为自己的运数而苦笑。

  我问葛国瑞,是不是作为上海登陆条件,美国人才同意给中巡赛以独立的世界积分的。葛国瑞没直接回答,只是说积分的事是由世界组织决定的,美巡的对应人也不是他。

  他不可能直接回答我,但我还是要把镜头再拉向他,因为他和欧阳文的那场重头戏还没回放。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王游宇,高尔夫作家,曾为《全体育》,《高尔夫大师》,《体育画报》主笔,首位采访美国大师赛的中国媒体记者,著有《中国高尔夫纸牌屋》,《老虎,不肯低头在草莽》等。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